您的位置: 中卫资讯网 > 科技

神国纪元 第九百六十三章 仙人力量划分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12:35

神国纪元 第九百六十三章 仙人力量划分

林凡闻言一愣,但也点了点头,万年一遇的天赋看上去的确逆天,但要知道,每一个能够成为仙人的存在都是天地间的造化,天赋差距不大,唯一的差别便是本源,本源强大,战力便强大,人皇圣像的话不难理解。

“那么仙人的力量又是怎么样的划分方式?简单的境界差别不能说明一切。”

林凡询问,他对仙人很感兴趣,对于仙人的力量更是好奇无比,这个境界完全就是神话,太过缥缈,以往林凡的修为不够,只要是仙人在他心中便是无敌,但随着修为的提升,他也开始接触到了仙人级别的力量,自然知道仙人之间也是有差距的。

就像是人仙层次一样,石剑之灵跟四象仙人都可以算是人仙巅峰,但人仙巅峰又是多强呢?这个问题林凡一直都想弄清楚,但是无从下手。

“这就是我接下来想要跟你说的,像你刚才看到的时间长河,时间长河便是纪元,所以,人仙级别的存在力量是在一纪元之力到三纪元之力不等,石剑之灵就是拥有三纪元之力的圣器,十分少见,毕竟圣器在力量上本来就要稍微逊色一些,地仙便是四纪元之力到六纪元之力,每一个纪元之力的差距都是极大的,像燃灯古佛,他巅峰时期便是五纪元之力,每一尊拥有六纪元之力的存在都是地仙巅峰中的巅峰,在远古也不多见,只有镇元大仙,释迦牟尼寥寥几人,而祖仙便是七纪元之力到九纪元之力,圣祖跟魔皇都是七纪元之力的祖仙,毁灭魔族的那些最为强大的老祖普遍都是八纪元之力,你现在可能理解玄幻文明跟毁灭魔族之间的差距了吗?”

人皇圣像开口,无比感慨,毁灭魔族实在是太强了,事实上当年他巅峰时期的战力也是在六纪元之力左右,但是借助人皇刻画在其身上的六道本源,人皇圣像可以爆发出七纪元之力的力量,堪比祖仙,所以他才是最为强大的圣器,没有人皇他也是堪比圣祖魔皇级别的存在。

“那人皇呢?他的实力应该更强吧?”

林凡询问,他怀疑人皇很可能是九纪元之力的极限祖仙,胜过毁灭魔族大部分的老祖,不然当年一战,玄幻文明早就应该已经沦陷了。

“九为天地间的极数,所谓极数,便是极限、极尽的意思,人皇便是九纪元之力的祖仙,这才可以镇压一个时代,镇压了无数的毁灭魔族老祖,而人皇的一生都想要突破这个极限,但既然是极限,那么又怎么会这么容易突破,人皇当年重创,但实际上并不是因为强敌的狙杀,而是他在尝试突破极限,最终天谴降临,后来人皇消失了,连我都不清楚他去了何地,或许真的已经陨落了。”

人皇圣像的灵开口,告诉了林凡不少隐秘,包括人皇,林凡听得心驰神往,无比的渴望,仙人才是无敌的存在,一纪元之力听上去就是强大无比,一个纪元无敌就是人仙力量的最低层次,而人皇又是何等的辉煌,一生无敌,镇压天穹,该带无双,所向披靡,战力远胜于圣祖跟魔皇,不过一个纪元过去了,圣祖跟魔皇的实力应该提升了不少,说不定已经拥有了八纪元之力的战力,不过不可能拥有九纪元之力的,即使是毁灭魔族当中,拥有这般战力的人也不过几人而已,每一个都在沉睡,想要更进一步,无时无刻不在参悟大道。

“你的路还只是刚起步而已,沈九冥的战力已经接近一纪元之力了,如果他全力爆发,不计后果,甚至是可以发挥这个层次的战力,帝隧也是这个层次,而刑天要强一些,他的力量已经屹立在这个层次了,跟他们相比你都有不小的差距,更别说是跟仙人比较了,路在脚下,继续向前走吧。”

最后人皇圣像的灵感慨一声,他的力量衰弱太多,从七纪元之力到现在完全就是天差地别,不过,若是他所有碎片齐聚,恐怕战力还会提升不少,回到巅峰时期问题不大,甚至于,有可能还会更进一步,超越巅峰。

人皇圣像继续沉睡,他不想多留在外界,怕被一些人察觉到,这里并不寻常,来自圣地的九劫祖境不少,虽然人皇圣像十分隐秘,但也无法保证会有人察觉到他的存在。

这时林凡的本源吞噬也已经完成,冥苍王的生死本源尽数被他吞噬,轮回盘神光璀璨,越发耀眼,充满着可怕的伟力,一般人根本无法匹敌,这一刻的林凡战力已经有了九劫祖境王者巅峰了,甚至于还可以算是最弱的九劫祖境皇者,拥有斩杀这个境界王者的战力。

这是一个很大的蜕变,对林凡而言至关重要,他的战力彻底走在了主世界的巅峰,接近仙人了,就在林凡将生死本源吞噬的时候,远在主世界中州的一处山脉上,一道人影睁开了眼睛。

他非常年轻,剑眉星目,仙风道骨,极其不凡,更加让人咋舌的是他身上充斥着的一股尊贵的气息,连那些仙人亲子都远远不如。

“我的一个后手被斩断了,看来那个时空已经彻底出现,燃灯也应该发现我离开的真相,但这又能如何,一切都太迟了,我已经获得新生,必定恢复巅峰,甚至超越以往,这一世我要成为祖仙,彻底进入这个境界。”

年轻男子开口,他竟然就是镇元大仙,他早已经施展了瞒天过海的手段离开那个空间,来到外界,甚至于都已经转世成功,他身上的气息十分恐怖,竟然已经跟沈九冥相差不大了,开始接近仙人层次,比现在的林凡要强上不少。

“不过我的后手岂是这么容易被你斩断的?让我推算一方到底是何人,我的东西就是属于我的,别人不能拿,更加不能抢,总归会回到我的手中,你留不住的,而且也没有资格留。”

镇元大仙自言自语,他眼神璀璨,好似打穿苍穹

,看向了遥远的西域,看到了佛门遗迹开启的盛况。

玉溪治疗宫颈糜烂方法
贺州白癜风治疗费用
攀枝花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
玉溪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贺州好的白癜风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