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中卫资讯网 > 健康

聊斋烟云·女鬼玉儿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9:18:06
【1】
穿过风中层层热浪,玉儿一进家门就迫不及待地推开自己卧室的门,将手中的粉红提包嗖地甩到了卧室中间的一张大床上。然后,玉儿便走出卧室,径直走进了浴室,打开了浴缸的水龙头,哗哗地往浴缸里放起水来……
……
飞仔虽然没有传说中那些飞贼飞檐走壁的神乎奇技,但是,还是让他给攀上了某家的屋顶上面。
坐在屋顶上,抬头望着满天灿烂闪烁的星光,飞仔深深地吐了一口气,暗忖道:“原来,当飞贼的滋味,竟是如此的刺激!”
休息了片刻,飞仔选定了屋顶上的一个合适角落,开始小心翼翼地,将身边的瓦,一片一片地搬到一边……
……
玉儿脱下衣物后,跨进了放满了水的浴缸中。泡在浴缸里的玉儿,感到所有的毛孔都在这一瞬间给泡开了,那份舒适和安逸,又怎一个“爽”字了得?……
……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飞仔终于在屋顶上的一个角落里,搞出了一个仅仅能够容得下自己身子的洞。搞得满头大汗的飞仔,急不可待地趴着从这往下望去——下面黑灯瞎火的,什么也看不见。
“幸亏带了这家伙。”飞仔低声自语着,伸手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手电筒往下一照,可以看出,下面是个装修精致的卧室。飞仔藏好了手电筒,小心翼翼地从这个洞里跳了下去。站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卧室中,飞仔有些紧张,也不知这家的主人,到底会在什么时候回家。
飞仔照着手电筒在这卧室一个衣橱里乱翻时,蓦地,飞仔敏锐的耳中,传来了一丝细微的水声。“是洗澡的声音!这么说,这家的主人不但在家,而且,还在浴室里洗澡?”飞仔的心顿时吓得狂跳起来。
水声渐止。“不会吧?怎么正好在这个时候洗完?”飞仔暗暗叫苦。
紧接而来的,真的是这家的主人走出浴室的脚步声,而且,这家的主人此刻正向卧室的方向疾步走来。
飞仔转头四顾,急切地寻找着藏身的地方。卧室中,只有一张大床,床上,还扔着一只粉红色的提包。旁边是一个衣橱。此刻,飞仔就站在衣橱前。大床的前面,还有一面大镜子。
“藏哪儿呢?”飞仔急得头上冒出了汗。这时,外面的脚步声已经停在了卧室门外。飞仔来不及细想,一下子就钻进了底底下。
卧室的门,正好被轻轻推开。卧室的灯,也随即打开了。
飞仔屏住了呼吸,往门口看去。这一看,飞仔的眼球几乎瞪了出来。

【2】
玉儿裹着一条洁白的大浴巾,径直走向了卧室中间的那张席梦思大床。走到床边,玉儿停下了脚步,弯下身,伸手去拿刚才自己扔在的那只粉色提包。
飞仔望着停在自己眼前伸手可及的一双玲珑玉腿,紧张地用手使劲地掩住了自己的嘴巴,生怕一不小心发出不自觉的响声。
玉儿懒洋洋地从粉色提包里掏出了手机,又站直了身子。
房间里,白天余存的热量犹在四扩散。刚刚出浴后的玉儿,又觉得很热,便伸手将紧裹在自己身上的白色大浴巾给解了下来。在床沿坐下,看到卧室的门还开着,玉儿又懒洋洋地站了起来,走向门去关门。这一来,玉儿一个美妙的背影,全都毫无保留地暴露在了躺在底下的飞仔的眼前。
毫无思想准备的飞仔,骤然一看到玉儿的背影,一下子瞪大了贪婪的眼睛,嘴巴半张着,连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。
玉儿关好门转过身时,飞仔的一双眼珠子已经是瞪得快要凸出眼眶了……
可惜,春光只如昙花一现。玉儿很快便走到了床前,直接躺到席梦思大床上去了。就在飞仔躺在床底下胡思乱想的时候,卧室里的灯忽然灭了。
“难道是停电了?”飞仔暗忖。黑暗的卧室静得出奇,静得让飞仔毛骨悚然,连大气也不敢出。
“怎么回事?难道,这美女这么快就睡着了?也不对呀,不要说是鼾声,怎么连美女的呼吸声都没有?”飞仔一番胡思乱想,依然躺在床底下不敢动弹。
时间一分一秒地在飞仔边悄悄溜走……飞仔只觉卧室里原来的那种让挥汗的酷热,竟然在悄悄褪去,继之而来的,是一种酷冷,一种像在地底下的酷冷。

【 】
飞仔终于忍不下去了,慢慢地从床底下爬了出来。在爬出来的时候,飞仔觉得地面触手处,竟然有些粘粘糊糊,就像是触在烂泥里的感觉。飞仔吓了一大跳,哆嗦着手掏出了随身带着的手电筒,往卧室四周照去。
四下一照,飞仔一下怔住。这一间本来装修极为精美的美女卧室,竟然变成了一个山洞!一个在四周堆满了乱石的山洞!“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飞仔的心如同堕入了万丈冰窟,一下凉透了。
“你这个小飞贼,真是好大的胆子!竟然敢到这众鬼团聚的乱葬岗!”蓦地,一个冷得毫无人味的女子声音,在山洞里四下回荡起来。
一时之间,山洞里俱是这女子“乱葬岗,乱葬岗……”的诡异回声。
“什么乱葬岗?你又是谁?”飞仔浑身的汗毛在这一瞬间,全都被惊骇得根根竖起。
“你说,在这荒郊野外的乱葬岗,除了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的众鬼,还会有什么?”女子的声音凄厉中透着诡异,让飞仔不寒而栗。
飞仔颤声道:“这……这么说来,你就是女鬼了?”
“哈哈……女鬼?不错,不错!”女鬼笑声如哭,在这乱石堆砌的山洞中,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怖。
飞仔觉得双腿在不住地打颤,竟不由自主地跌坐在地上,吃吃道:“你能现身一见吗?”
女鬼似带揶揄地笑道:“刚才,我不是让你看了一个够了吗?”
“啊!这么说,你……你不是鬼了?”飞仔觉得如堕五里雾中,分不清东南西北了。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女鬼道。
“如果你是鬼,怎么会有这般惹火的身材!”飞仔鼓足勇气道。
“哈哈……你这小飞贼,嘴巴倒是甜的很!”女鬼大笑。大笑声中,飞仔忽觉眼前一亮,一个穿着大红连衣裙的 ,如一团红云般飘然而至,落在自己的眼前。飞仔使劲地揉了揉眼,惊呼道:“真的是你!”
穿着大红连衣裙的 ,正是刚才出浴后的玉儿!
“你?你究竟是人是鬼?”飞仔迷惑了。

【4】
“当然是鬼了。”女鬼玉儿立在飞仔面前,低着头,似笑非笑地看着跌坐在地上的飞仔。
“不,我不相信!”飞仔嘶声道。
“那,你伸手拉我一把试试?”玉儿弯下身,向飞仔伸出了一只莹白如藕的纤纤玉手。
飞仔微微犹豫了一下,终于硬着头皮,也伸出了一只手,握向伸在自己眼前的纤纤玉手。谁知,飞仔伸出的手,竟然一下子握了一个空!飞仔不信,再握,依然握了一个空!飞仔猛地站了起来,却见玉儿分明仍然姿势未变地站在自己的面前!
“怎么样?相信了吧?”玉儿冷笑道。
“你……你这么年轻,怎么会做鬼了呢?”飞仔看到玉儿虽然神态中透着冷意,却也不是什么恶意,惊骇之意渐渐地消退了些。
玉儿开始的那种愤恨又流露了出来:“当年也是这样一个酷热的夏夜,那时我也是刚刚洗完澡。回到卧室后,就遇到了和你一样,潜在我的卧室里的一个飞贼,他也是躲在我的床底下,见到我没穿衣服的样子后,竟忍不住……”
飞仔忍不住道:“怎么会这么巧?”
玉儿神色一变,瞪着飞仔道:“巧什么?难道,当年的那个飞贼就是你?”
“不,不,不!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飞仔吓白了脸,连连摇手。
玉儿开始仔细地端详起飞仔的脸来,脸上的惊疑神色越来越浓。
被玉儿看得心惊肉跳的飞仔,开始后悔起自己的失态,吃吃道:“你别用这种眼光看我好吗?”
“我看,你和当年那个玷污并掐死我的那个可恶飞贼,确实,长得很像。”玉儿痴痴地注视着飞仔,似在喃喃自语。
心慌意乱的飞仔,脸红脖子粗地申辩道:“我是第一次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,真的,我是第一次!你……你一定是认错人了!”
玉儿摇了摇头,语气肯定地道:“不可能!虽然我如今已经在阴间,但是那个飞贼的模样,一直就像一块烧红的烙铁,深深烙在了我的脑子里!”
慌乱的飞仔忽然心中一动,暗忖道:“不会吧?难道,那个可恶的飞贼,竟然……竟然会是……?”
飞仔的神情变化,此刻全都落在了玉儿的眼中。玉儿冷声道:“看你现在这副模样,你一定是想起当年的事了吧?”
飞仔一惊,忙道:“我……我绝对不是那个飞贼!真的,绝对不是!”

【5】自掘坟墓
玉儿大怒,厉声道:“既然不是,那你就快点给我说实话!你刚才究竟想起什么来了?”
飞仔不敢正视玉儿的眼睛,抓了抓头皮,低头道:“我……我只是怀疑……”
“怀疑什么?”玉儿的一双眼睛简直要喷出火来!
飞仔哆嗦着嘴巴,欲言又止,生怕自己说出了真话,玉儿更加不会放过自己。
玉儿冷笑道:“其实,你即使不说,我也早就猜出真相来了!”
“啊?……”飞仔骇然抬头,正好触及到了玉儿冰冷摄魂的目光。飞仔吓得又赶紧低下了头。
玉儿逼视着飞仔躲避着自己的眼睛,一字一顿道:“瞧你这副德性,怎么竟是那个畜生的孽种!当年,你的老爸可是色胆包天哦!”
飞仔神经底线一下子彻底崩溃了,又一次像烂泥似的瘫在地上。
“哈哈……”玉儿大笑,笑声却比开始更凄厉,更悲愤了!
“这……这一切都是我老爸惹的祸呀!而且,我老爸也因为此事,早就被枪毙了呀!你求求你,放过我吧!”飞仔“咚咚咚”地磕起头来。
“枪毙?可是我呢?被他抛尸在这个众鬼云集的乱葬岗!我的悲惨,你想过吗?我设在乱葬岗的这个圈套,就是为你设的!而且,早就设了多年了,而你偏是第一个钻进来!报应啊!!哈哈哈……”玉儿又大笑起来。
“什么?圈套?”飞仔如堕雾中。
“请你抬头看一下。”玉儿道。
飞仔急忙抬头一看,只见高高在上的洞顶一个角落,竟然有一个仅能容得下自己身子的洞。“这……?”飞仔愕然。
玉儿冷笑道:“自作孽,不可活。这个洞就是你开始在屋顶上搞出来的!这个山洞的上方,就是乱葬岗。你知道吗?你今天所做的一切,都是在给你自己挖掘坟墓!而且,这个坟墓还是你自己跳进来的!现在,再请你转身看看!”
欲哭无泪的飞仔,依言转过了身,一下又吓呆了!自己的身后竟然放着一副棺材!一副倒置着放在两块石条上的棺材!原来,飞仔钻在里面许久的床底,就是在这棺材底下!
“这就是为你准备好的棺材,你的后半生就乖乖留在此慢慢反省吧!就算你偷的本事再高明,你也偷不到世上的后悔药!哈哈哈……”玉儿的大笑声,竟然慢慢地渐飘渐远,似是离开了。
“不!放我出去!”飞仔嘶声狂喊着,声音带着近乎绝望的哭腔。
玉儿的声音,却不再响起了。飞仔忽觉眼前一黑,抬头一看,洞顶上方的那个他自己挖出的小洞,竟然自动合上了!
飞仔顿时晕了过去……

共 985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奇妙的故事,惩恶之举,一个叫玉儿的女鬼如此耐心的设置圈套,如此精美绝伦的身材,让子承父业的飞仔痛悔不已。【编辑:耕天耘地】【江山编辑部?精品推荐010111507】小孩咽喉肿痛
一岁宝宝流鼻血
中风后遗症药物治疗
必备的旅游出行物品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